在云端

手记_2017_0828

难得广阔的秋凉。

算是半听半写。
《大鱼海棠》。
23:50。

这次就安心看,安心写。

希望抛开成见。
因为第一次的成见:很排斥那种为一人而灭全族的冲动。而这个全族自始至终没有落后的压迫和封锁。

看着电影又分心写字。

似乎自己没法专心做完一件事。想专心看电影,却总是又各种各样的想法冒出来打断,又想把自己的所有都记录下来。

似乎自己没法纯粹喜欢一件事。想纯粹融入电影里的感情,却总是不经意就被别的所见掺杂乱。

是因为阅历么。是因为生活和现实么。越来越不接纳,像是年少的偏执和危害多数人正常利益安危的偏执和出格。

因为看到了有的女孩或者女人为了一个男人低声下气的所谓爱和偏执的“天下人负我”。

我的想法是片面,因为大象无形大音声息。绝对的、总的规律面前,所有的苦乐、所有的恸悦,都是会像硬币两面,总体平衡。

很久以前看片段,会感动于:“我最害怕的,是让你难过”

现在心疼难过于:“你知不知道,廷牧的妹妹也在等他。”
(他救了我的命,他的妹妹在等他。
    你知不知道,廷牧的妹妹也在等他。)
可能是生活的心疼和苦经历多了吧。

评论(2)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