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止温良

余生日度。手写身律。
扫洒庭除。洁衣净褥。
仪堂简穆。达己接物。
品如明灯,悦人无数。

编年| 2018| 0505
2018.05.05~
13:07。
回想起前天事情的,小反思。

级部主任找我埋怨我调课不自己和班主任说。

我没认识到,就调课这么豆丁大点的事,怎么就成了那么大的往上捅的导火索。

我要求自己去改变:下次调课,自己和班主任说,不通过学生。

克制背后不舒服的排斥感。

还有另一个想法,尽管有一瞬间觉得有些不成熟的意外,但只有一瞬间觉得不成熟。

你作为班主任。
你是正式编制。
你有高我两三倍高我三四千的工资。
你全天看着班级。

这不是你的本职吗?
多干这么一点点,多90分钟两堂课,你都觉得亏的慌么?

还故意把事弄大弄麻烦?
你不帮着任课教师协调谁帮着协调?

你要是不是那种当面沟通不好沟通的人,背后都被别人不满的人,我怎么会不当面和你沟通?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