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止温良

余生日度。手写身律。
扫洒庭除。洁衣净褥。
仪堂简穆。达己接物。
品如明灯,悦人无数。

看着
被傻傻的姐姐又安好的窗的插销
一下子莫名
一下子眼热
眼泪走了好些个圈圈。
虽然对她粗鲁过因为她当着我的面捏造我咒人
虽然当时恨而且怒

可是,她一离开,
忽然泪点低的犹如泡沫一碰就碎

只想听这几句词:郁欢的声音。
“只有我,守着安静的沙漠,等待着花开”
“只有我,看着别人的快乐,竟然会感慨”
“就让我,听着天大的道理,不愿意明白”

评论

热度(3)